You're reading...
Book書

Eugene O’Kelly_Chasing Daylight追逐日光:一位跨國企業總裁的最後禮物

Eugene O'Kelly追逐日光 商周出版

Eugene O’Kelly追逐日光 商周出版

如果你知道生命只剩3個月,你會做什麼?

本書作者,Eugene O’Kelly尤金‧歐凱利是KPMG(台灣稱安侯建業,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之一)的CEO,一直享受著忙碌但充實,每週工作90個小時以上,在世界飛來飛去的生活,他突然被診斷出無法手術的腦腫瘤,而且只有3個月生命。 他用他的會計和CEO技能來設定目標規劃他的最後3個月,開放自己改變心態,調整他的優先順序重點,並使自己和家人準備好他的離去。

因為覺得生命中有許多未來,我們許多的優先順序也不知不覺地隨著對未來的目標而扭曲了,往往自以為要給家人更好的未來,只忙於工作,卻連一點時間也無法與家人共度,雖不能說錯,但可以做一個更好更平衡的安排,就像Eugene O’Kelly意識到,他在過去十年中,只與妻子在工作日共進過兩次午餐。 他的視線永遠專注在時間的洪流裡,某個較難掌握、也似乎是更為重要的時間點。(診斷之前,Eugene每晚睡前的最後念頭,通常是關於未來一到六個月後會發生的事;診斷之後,Eugene睡前最後的想法卻是……明天。)


本書提出了很多可思考的問題,尤其是一些當你以為還有數十年的未來時不會想到的,當被迫認真思考自己的死亡,在最後100天,你會做什麼安排? 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會調整自己一貫的優先次序來使用僅有的時間吧!

我不知道為什麼人總是在非到不得以才會認真對待自己,也許人是習慣的動物,工作及生活型態往往一固定,就再也不會質疑或改變它,除非到萬不得已,才會真正認真思考這些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?
我自己在幾年前,也是一直瞎忙活,過著”work around the clock”忙碌的生活,彷彿過著有效率的生活,就是對自己的生命盡責了,事實上,時間填滿了,心卻是空的,直到一向強健的身體出現警訊,才思考這真是我想要的嗎? 世界上還有好多事我想暸解,想跟父母瞎扯亂聊,好多東西想學,好多書想看,還想揮霍時間在喜歡做的事情上,可是時間不斷過去,這些事卻一件也沒做,盡做的是相反的事情?

Eugene O'Kelly 遠近親疏六圈

P.144 人際關係遠近親疏六圈

我以前是個沒膽自由自在做自己的”俗辣”(卒仔),希望自己是透明人,總是不想與別人不同而引人注目,不必面對和多數人不同可能會有的窘境,混在滾滾人群中,和大家追逐一樣的東西,日子總是容易混過去,但快樂卻是萬萬說不上的,沒了熱情,生活只是生活罷了!
打包回到南部這三年,試著健身及放慢步調過日子,做些想做以前沒空做的事(有些是傻事),也較有空探探父母,畢竟他們所求不過是能有時看到子女還好好的,這樣的日子雖說不上每天都快樂的像一隻鳥,心情倒是很平安,學習感恩上天所賜及享受單純的樂趣。 我認為快樂不只是一種心理狀態,更是一種能力,我希望訓練自己成為一個能適應,接受,理解,包容很多狀況,還能感到喜樂的人,不容易,但我想這是我為自己生命該做的努力。

我認為這是本可以看一看,想一想的書,雖然我並不完全認同作者對自己所做的規劃,例如: 他要了結關係的人,從疏到親6個同心圓,竟然有1000人之多!!! 我自己是覺得沒必要打擾也許已10年20年沒聯繫的人,向這樣關係的人道別,期待什麼呢? 畢竟在世俗觀念中,死亡這檔子事並非好事,不是只有自己難應付,別人也是,如果我突然接到已很久不在生命中出現的人這樣的道別電話,可能因為太久沒聯繫已經不確定他的個性及他期待(or希望)我如何回應,我不知要安慰,或打氣,或陪著他哀傷甚至大哭一場? 不過我想死亡是一個很私人的事件,無所謂好壞,總是讓自己及親近的人就算稱不上無愧無憾,少一點愧少一點憾也就行了。 總之,他自己願意就行了,我自己是不會有6個同心圓1000人的關係來了結的。 其實,10年20年沒聯繫也可算是某種形式的了結塵緣,不是嗎?


這是書中幾句話,提醒自己。

  • 成為更有包容力的人
  • 放慢腳步
  • 學習活在當下
  • 希望你過好每一天,不枉此生
  • 只要放手享受眼前的一切
  • 衡量是否投入最好的方法,絕非一個人願意放棄多少時間,更正確的方法應該是:一個人願意投注多少精力以及能夠有多專注
  • 學習『接受』與『放手』
  • 渾渾噩噩過日子就不算真正的活著;漫不經心地生活,對這個世界,對自己都沒有好處

記下兩個Eugene問自己的問題,有時我也可以想想。

  1. 生命的盡頭非得是最糟的部分嗎?
    Eugene的回答:
    不是。 我能在神智(通常)還清楚、身體狀況(尚稱)良好時,走向人生的盡頭,所愛的人也都在身邊。
  2. 可不可以把它變成積極、有建設性的經驗,甚至成為人生最棒的部分?
    Eugene的回答:
    是。 打從職業生涯一開始,我就對工作與成就,對一致、持續與投入,具有高度的敏銳度,使得我這一路走來如魚得水。因此我很難想像,倘若沒把這敏銳度運用在我最後的任務上,會是何等景況。正如一位成功的管理者會自我鞭策,要求自己盡可能運籌帷幄、準備萬全,以創造事事皆「贏」的局面。現在我也鞭策自己要在最後的一百天之內,盡可能做到「有系統的規畫」

圖文節錄自博客來

試閱 追逐日光:一位跨國企業總裁的最後禮物
Chasing Daylight: How My Forthcoming Death Transformed My life

作者:Eugene O’Kelly 尤金‧歐凱利

內容介紹:

值得一讀再讀、仔細品味的感人故事

一位坐在世界頂端的企業總裁,為他生命最後的100天,寫下一生中最勇敢的企畫案,並成為他生命中最棒的時光

「夕陽低垂,站在高爾夫球場上有種莫名的感動,對周遭的知覺也變得更為敏銳,好似我們不只是在打高爾夫球,也是在追逐日光,想好好把握住僅剩的光陰。」--尤金.歐凱利

二○○五年五月下旬,行程永遠排得滿滿、對未來總是充滿計畫的尤金.歐凱利踏進醫生辦公室,得知自己罹患末期腦癌。幾天後,他辭去美國KPMG總裁兼執行長職務,拿出向晚時分在高爾夫球場上追逐日光的精神,將僅剩的生命時日發揮到淋漓盡致。

他善用職場智能,積極處理自己的臨終大事,包括選擇想要的醫療方式、了結塵緣,以及為自己和親朋好友創造一段永誌不忘的美好時光。他以最清醒的意識來咀嚼這一切。過程中,他歷經生命頓時失控的挫敗,直至放手,終至彼岸。

《追逐日光》是歐凱利送給世人的最後禮物。全書以令人悸動的親切口吻,寫下他最後的人生篇章;從診斷之日到辭世,前後不到四個月的時間,記錄了一個熱愛生命、克服死亡恐懼的勇者的生命歷程。

在一段看似短暫的生命嚴冬,歐凱利卻成功締造了無數個美麗的春天,並留給世人豐富的生命智慧資產。


作者簡介: 尤金.歐凱利(Eugene O’Kelly)

在紐約市出生和長大。一九七二年進入KPMG,擔任助理會計師;多年的積極投入和努力,於二○○二年四月榮登公司總裁的寶座,統領兩萬多名員工。二○○五年五月,診斷出罹患末期腦癌,僅剩三到六個月的生命。二○○五年六月,他告別服務三十多年的工作崗位;在二○○五年九月平靜安詳地離開人世。生前創立「尤金.歐凱利癌症生存者基金會」,為那些需要關懷的癌症患者提供財務上的援助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Rebecca

A pretty lazy human being ! Lazy to do any boring stuff.

Discussion

No comments yet.

What do you think ? 你覺得呢 ?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孬種政府不掛 百姓自己掛

Flag_of_the_Republic_of_China

我的中華民國國旗

Click to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.

Categories類別選單

%d bloggers like this: